本应是汛期奈何无鳗苗,水产苗种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去年曾让渔民赚得盆满钵满的水中“软黄金”鳗苗,今年数量却剧减。在长江口捕捞鳗苗的船老大说,去年每天最多可捕捞1000-2000尾,今年竟不到100尾。由于出船干活得不偿失,大批鳗苗作业船暂停捕捞。 据有关方面估计,全市鳗苗今年的捕捞总量可能仅达去年的十分之一。 对此,行家、专家的看法各有不同。农业部东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沈新强认为,暖冬、咸潮频发和长江来水量变化可能影响了鳗苗的洄游习性,他建议调整鳗苗繁殖保护期。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估计,今年上半年沪市河鳗行情可能上扬。 渔船老大 目前已亏损七八万元 每年的12月下旬到第二年春天,是鳗苗从长江口咸淡水交汇海域溯江而上进入内河、湖泊“安家落户”的时节,由此形成鳗苗汛期。每年这个时节,从浙江象山一直到江苏南通的海面、江面上,都布满了一顶顶宽约4米、深1米、袋筒长10多米的张网,让鳗苗“自投罗网”。在本市南汇、浦东、宝山、崇明等6个鳗苗主要捕捞地,去年捕捞的鳗苗总量超过4吨,每条渔船一个鳗苗汛期的收入就达到了10万-15万元。今年却由于汛期鳗苗群“失踪”,船老大们都愁眉不展。 沪南渔49368船老大陈妙贵的定点捕捞区离岸有2小时船程,捕捞区布下了几十顶张网。他说,去年11月自己就出海“打根”、置网,在捕捞区辛苦了两个月,今年1月1日开捕后,原以为捕捞量不会差,因为去年天天都能捕捞到1000多尾,渔船的鳗苗收入超过了22万元。“想不到今年开捕后每天清晨4时出发,每天两个潮水只能捕捞100-200尾,少时只有70-80尾。尽管收购价比去年提高了,但今年到3月中旬为止,还是亏了七八万元。” 在南汇大治河东水闸港湾,记者看到许多暂停捕捞的机帆船。捕捞网和浮子都已打包,堆在船上和岸边。南汇区渔政管理检查站副站长杨凤飞说,挂出“免战牌”的这些船都是因为今年鳗苗作业亏得太厉害。“人工费用、船具整修费用不说,光柴油费每次出船就得开销400-500元。”在当地的鳗苗收购站,记者还看到了大小像一根牙签、通体透明的鳗苗。收购人员说,今年的收购量与去年“没得比”。 渔政部门 无证渔船闻“汛”滥捕 按往常的规律,鳗苗汛期在春节前后,眼下虽然仍处捕捞期,但鳗苗“旺发”可能性已较小。据有关方面估计,今年全市的鳗苗捕捞总量可能比去年同期减少八成甚至九成。市渔政监督管理处一位长期在第一线监管的渔政检查员认为,捕捞总量剧减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使用船挑网的无证渔船滥捕,毁损了鳗苗资源。 由于去年长江口和附近海域鳗苗旺发,于是,大批使用船挑网的外地捕捞船今年闻“汛”而来,数量竟接近千艘。这些“黑船”都没有申办鳗苗捕捞许可证,船挑网张着贪婪的“大口”将迎面洄游的鳗苗一网打尽,而且“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鳗苗捕捞区不停穿插,甚至开进禁捕区滥捕。本市渔政管理部门以及相关区县的渔政管理检查站今年先后出动近300船次,维护航道的正常通航,并大范围整治违规捕捞行为,驱赶、清除“黑船”,在海面、江面共没收了1600多件违规网具、浮子等渔具。但外地“黑船”依然屡禁不止,有些“黑船”还设有专人用望远镜观察海面,一看到中国渔政的执法巡逻艇,立刻东躲西藏,逃之夭夭。 “黑船”滥捕鳗苗,不但严重影响了持证渔民的正常捕捞,而且已明显损毁了鳗苗资源。市渔政监督管理处有关人士表示,将加大巡逻、执法力度,继续严厉打击违法滥捕行为。 渔业专家 延长鳗苗繁殖保护期 鳗苗数量剧减,原因究竟有哪些?一位专事研究河口资源的专家说,长江口以及附近海域水质污染,可能是影响鳗苗繁殖、生长的重要原因。这一水质污染效应逐年累加,今年在浙、沪、苏鳗苗捕捞区大范围显现。 农业部东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沈新强认为,去年至今长江口咸潮频发,使江水和咸淡水交汇海域的水中盐度变化频繁,加上暖冬导致的气温异常和长江来水量变化,可能影响了鳗苗按“老规矩”洄游的习性。此外,鳗苗都是每年洄游入海的野生河鳗产出的。浙、沪、苏鳗苗捕捞区“捞金”渔民连年增加,层层拦截“软黄金”,使“安全”抵达内河、湖泊生长的野生河鳗大量减少,这就导致洄游入海繁殖的“成年”河鳗也相应减少,鳗苗资源因此剧减。他建议有关方面对长江口以及附近海域的生态环境进行调研,适当延长鳗苗的繁殖保护期。 上海市场的河鳗供应数量很大,一般都产自广东、福建等养殖场。记者走访本市水产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时看到,眼下河鳗500克批发价为20-25元,500克零售价为28-30元。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估计,如果鳗苗的养殖、生长跟不上,河鳗抵沪集散量减少,今年上半年河鳗行情就可能明显上扬。 [背景链接] 鳗苗和河鳗 鳗鱼学名鳗鲡,俗称河鳗、白鳝。长江流域的野生河鳗在淡水湖泊里长到10多岁时,就在夏末秋初沿江顺流而下入海产卵繁殖。鳗苗孵出后,要经过1—3年艰辛漂游,才回到其母体出海的河口,并在冬春时节溯江而上。上海渔民捕捞的鳗苗一般都运抵广东、福建等地养殖,养大后返销沪市。曾有不少单位培育鳗苗,但一直未获成功。 市场零售的养殖河鳗重量一般在0.5-1公斤,但野生河鳗都是“大模子”。浙江象山一个水库中曾发现一条重9.4公斤、长1.38米的野生河鳗,据推断这条河鳗至少生存了50年以上。瑞典赫星格博物馆水族馆中养殖的一条欧洲鳗堪称河鳗中的“老寿星”,竟然活了88年。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渔政部门:近千艘"黑船"滥捕损毁了鳗苗资源■水产专家:长江口及附近海域水质污染影响鳗苗繁殖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往年曾让渔民赚得盆满钵满的水中“软黄金”鳗苗,今年数量却剧减。在长江口捕捞鳗苗的船老大说,去年每天最多可捕捞1000尾~2000尾,今年竟不到100尾。由于出船干活得不偿失,大批鳗苗作业船暂停捕捞。 据有关方面估计,上海全市鳗苗今年的捕捞总量可能仅达去年的十分之一。对此,行家、专家的看法各有不同。农业部东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沈新强认为,暖冬、咸潮频发和长江来水量变化可能影响了鳗苗的洄游习性,他建议调整鳗苗繁殖保护期。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估计,今年上半年沪市河鳗行情可能上扬。 渔船老大:目前已亏损七八万元 每年的12月下旬到第二年春天,是鳗苗从长江口咸淡水交汇海域溯江而上进入内河、湖泊“安家落户”的时节,由此形成鳗苗汛期。每年这个时节,从浙江象山一直到江苏南通的海面、江面上,都布满了一顶顶宽约4米、深1米、袋筒长10多米的张网,让鳗苗“自投罗网”。在上海南汇、浦东、宝山、崇明等6个鳗苗主要捕捞地,去年捕捞的鳗苗总量超过4吨,每条渔船一个鳗苗汛期的收入就达到了10万~15万元。今年却由于汛期鳗苗群“失踪”,船老大们都愁眉不展。 沪南渔49368船老大陈妙贵的定点捕捞区离岸有2小时船程,捕捞区布下了几十顶张网。他说,去年11月自己就出海打根置网,在捕捞区辛苦了两个月,今年1月1日开捕后,原以为捕捞量不会差,因为去年天天都能捕捞到1000多尾,渔船光鳗苗收入就超过了22万元。“想不到今年开捕后每天清晨4时出发,每天两个潮水只能捕捞到100尾~200尾,少时只有70尾~80尾。尽管收购价比去年提高了,但今年到3月中旬为止,还是亏了七八万元。” 在南汇大治河东水闸港湾,笔者看到许多暂停捕捞的机帆船。捕捞网和浮子都已打包,堆在船上和岸边。南汇区渔政管理检查站副站长杨凤飞说:“这些船都是因为今年亏得太厉害。人工费用和船具整修费用不说,光柴油费每次出船就得开销400元~500元。”在当地的鳗苗收购站,笔者还看到了大小像一根牙签、通体透明的鳗苗。收购人员说,今年的收购量与去年“没得比”。 渔政部门:无证渔船闻“汛”滥捕 按往常的规律,鳗苗汛期在春节前后,眼下虽然仍处捕捞期,但鳗苗旺发可能性已较小。据有关方面估计,今年全市的鳗苗捕捞总量可能比去年同期减少八成甚至九成。上海市渔政监督管理处一位长期在第一线监管的渔政检查员认为,捕捞总量剧减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使用船挑网的无证渔船滥捕,毁损了鳗苗资源。 由于去年长江口和附近海域鳗苗旺发,于是,大批使用船挑网的外地捕捞船今年闻“汛”而来,数量竟接近千艘。这些黑船都没有申办鳗苗捕捞许可证,船挑网张着贪婪的大口将迎面洄游的鳗苗一网打尽,而且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鳗苗捕捞区不停穿插,甚至开进禁捕区滥捕。上海市渔政管理部门以及相关区县的渔政管理检查站今年先后出动近300船次,维护航道的正常通航,并大范围整治违规捕捞行为,驱赶、清除黑船,在海面、江面共没收了1600多件违规网具、浮子等渔具。但外地黑船依然屡禁不止,有些黑船还设有专人用望远镜观察海面,一看到中国渔政的执法巡逻艇,立刻东躲西藏,逃之夭夭。 黑船滥捕鳗苗,不但严重影响了持证渔民的正常捕捞,而且已明显损毁了鳗苗资源。上海渔政监督管理处有关人士表示,将加大巡逻、执法力度,继续严厉打击违法滥捕行为。 渔业专家:延长鳗苗繁殖保护期 鳗苗数量剧减,原因究竟还有哪些?一位专门研究河口资源的专家说,长江口以及附近海域水质污染,可能是影响鳗苗繁殖、生长的重要原因。这一水质污染效应逐年累加,今年在浙、沪、苏鳗苗捕捞区大范围显现。 沈新强认为,去年至今长江口咸潮频发,使江水和咸淡水交汇海域的水中盐度变化频繁,加上暖冬导致的气温异常和长江来水量变化,可能影响了鳗苗按“老规矩”洄游的习性。此外,鳗苗都是每年洄游入海的野生河鳗产出的。浙、沪、苏鳗苗捕捞区“捞金”渔民连年增加,层层拦截“软黄金”,使安全抵达内河、湖泊生长的野生河鳗大量减少,这就导致洄游入海繁殖的成年河鳗也相应减少,鳗苗资源因此剧减。他建议有关方面对长江口以及附近海域的生态环境进行调研,适当延长鳗苗的繁殖保护期。 上海市场的河鳗供应数量很大,一般都产自广东、福建等养殖场。笔者走访水产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时看到,眼下河鳗500克批发价为20元~25元,500克零售价为28元~30元。范守霖估计,如果鳗苗的养殖、生长跟不上,河鳗抵沪集散量减少,今年上半年河鳗行情就会明显上扬。 链接 鳗苗和河鳗 鳗鱼学名鳗鲡,俗称河鳗、白鳝。长江流域的野生河鳗在淡水湖泊里长到10多岁时,就在夏末秋初沿江顺流而下入海产卵繁殖。鳗苗孵出后,要经过1年~3年艰辛漂游,才回到其母体出海的河口,并在冬春时节溯江而上。 上海渔民捕捞的鳗苗一般都运抵广东、福建等地养殖,养大后返销沪市。曾有不少单位培育鳗苗,但一直未获成功。 市场零售的养殖河鳗重量一般在0.5千克~1千克,但野生河鳗的规格都比较大。浙江象山一个水库中曾发现一条重9.4千克、长1.38米的野生河鳗,据推断这条河鳗至少生存了50年以上。瑞典赫星格博物馆水族馆中养殖的一条欧洲鳗堪称河鳗中的“老寿星”,竟然活了88年。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去年曾让渔民赚得盆满钵满的水中“软黄金”鳗苗,今年数量却剧减。在长江口捕捞鳗苗的船老大说,去年每天最多可捕捞1000-2000尾,今年竟不到100尾。由于出船干活得不偿失,大批鳗苗作业船暂停捕捞。

据有关方面估计,全市鳗苗今年的捕捞总量可能仅达去年的十分之一。对此,行家、专家的看法各有不同。农业部东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沈新强认为,暖冬、咸潮频发和长江来水量变化可能影响了鳗苗的洄游习性,他建议调整鳗苗繁殖保护期。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估计,今年上半年沪市河鳗行情可能上扬。

■渔船老大目前已亏损七八万元

每年的12月下旬到第二年春天,是鳗苗从长江口咸淡水交汇海域溯江而上进入内河、湖泊“安家落户”的时节,由此形成鳗苗汛期。每年这个时节,从浙江象山一直到江苏南通的海面、江面上,都布满了一顶顶宽约4米、深1米、袋筒长10多米的张网,让鳗苗“自投罗网”。在本市南汇、浦东、宝山、崇明等6个鳗苗主要捕捞地,去年捕捞的鳗苗总量超过4吨,每条渔船一个鳗苗汛期的收入就达到了10万-15万元。今年却由于汛期鳗苗群“失踪”,船老大们都愁眉不展。

沪南渔49368船老大陈妙贵的定点捕捞区离岸有2小时船程,捕捞区布下了几十顶张网。他说,去年11月自己就出海“打根”、置网,在捕捞区辛苦了两个月,今年1月1日开捕后,原以为捕捞量不会差,因为去年天天都能捕捞到1000多尾,渔船的鳗苗收入超过了22万元。“想不到今年开捕后每天清晨4时出发,每天两个潮水只能捕捞100-200尾,少时只有70-80尾。尽管收购价比去年提高了,但今年到3月中旬为止,还是亏了七八万元。”

在南汇大治河东水闸港湾,记者看到许多暂停捕捞的机帆船。捕捞网和浮子都已打包,堆在船上和岸边。南汇区渔政管理检查站副站长杨凤飞说,挂出“免战牌”的这些船都是因为今年鳗苗作业亏得太厉害。“人工费用、船具整修费用不说,光柴油费每次出船就得开销400-500元。”在当地的鳗苗收购站,记者还看到了大小像一根牙签、通体透明的鳗苗。收购人员说,今年的收购量与去年“没得比”。

■渔政部门无证渔船闻“汛”滥捕

按往常的规律,鳗苗汛期在春节前后,眼下虽然仍处捕捞期,但鳗苗“旺发”可能性已较小。据有关方面估计,今年全市的鳗苗捕捞总量可能比去年同期减少八成甚至九成。市渔政监督管理处一位长期在第一线监管的渔政检查员认为,捕捞总量剧减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使用船挑网的无证渔船滥捕,毁损了鳗苗资源。

由于去年长江口和附近海域鳗苗旺发,于是,大批使用船挑网的外地捕捞船今年闻“汛”而来,数量竟接近千艘。这些“黑船”都没有申办鳗苗捕捞许可证,船挑网张着贪婪的“大口”将迎面洄游的鳗苗一网打尽,而且“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鳗苗捕捞区不停穿插,甚至开进禁捕区滥捕。本市渔政管理部门以及相关区县的渔政管理检查站今年先后出动近300船次,维护航道的正常通航,并大范围整治违规捕捞行为,驱赶、清除“黑船”,在海面、江面共没收了1600多件违规网具、浮子等渔具。但外地“黑船”依然屡禁不止,有些“黑船”还设有专人用望远镜观察海面,一看到中国渔政的执法巡逻艇,立刻东躲西藏,逃之夭夭。

“黑船”滥捕鳗苗,不但严重影响了持证渔民的正常捕捞,而且已明显损毁了鳗苗资源。市渔政监督管理处有关人士表示,将加大巡逻、执法力度,继续严厉打击违法滥捕行为。

■渔业专家延长鳗苗繁殖保护期

鳗苗数量剧减,原因究竟有哪些?一位专事研究河口资源的专家说,长江口以及附近海域水质污染,可能是影响鳗苗繁殖、生长的重要原因。这一水质污染效应逐年累加,今年在浙、沪、苏鳗苗捕捞区大范围显现。

农业部东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沈新强认为,去年至今长江口咸潮频发,使江水和咸淡水交汇海域的水中盐度变化频繁,加上暖冬导致的气温异常和长江来水量变化,可能影响了鳗苗按“老规矩”洄游的习性。此外,鳗苗都是每年洄游入海的野生河鳗产出的。浙、沪、苏鳗苗捕捞区“捞金”渔民连年增加,层层拦截“软黄金”,使“安全”抵达内河、湖泊生长的野生河鳗大量减少,这就导致洄游入海繁殖的“成年”河鳗也相应减少,鳗苗资源因此剧减。他建议有关方面对长江口以及附近海域的生态环境进行调研,适当延长鳗苗的繁殖保护期。

上海市场的河鳗供应数量很大,一般都产自广东、福建等养殖场。记者走访本市水产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时看到,眼下河鳗500克批发价为20-25元,500克零售价为28-30元。上海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估计,如果鳗苗的养殖、生长跟不上,河鳗抵沪集散量减少,今年上半年河鳗行情就可能明显上扬。

[背景链接]

鳗苗和河鳗

鳗鱼学名鳗鲡,俗称河鳗、白鳝。长江流域的野生河鳗在淡水湖泊里长到10多岁时,就在夏末秋初沿江顺流而下入海产卵繁殖。鳗苗孵出后,要经过1-3年艰辛漂游,才回到其母体出海的河口,并在冬春时节溯江而上。上海渔民捕捞的鳗苗一般都运抵广东、福建等地养殖,养大后返销沪市。曾有不少单位培育鳗苗,但一直未获成功。

市场零售的养殖河鳗重量一般在0.5-1公斤,但野生河鳗都是"大模子"。浙江象山一个水库中曾发现一条重9.4公斤、长1.38米的野生河鳗,据推断这条河鳗至少生存了50年以上。瑞典赫星格博物馆水族馆中养殖的一条欧洲鳗堪称河鳗中的"老寿星",竟然活了88年。

本文由白小姐四不像必中肖发布于三农致富,转载请注明出处:本应是汛期奈何无鳗苗,水产苗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