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批磷矿石出口配额为60万吨,我国磷肥企业磷

在竞争激烈,供大于求的市场现状下,拥有磷矿资源的磷肥企业将更具有成本优势,用战略性的眼光来看,控制了资源就等于控制了话语权与订价权。降低磷酸二铵的生产成本,进一步提升在磷肥行业的市场竞争力是企业目前发展的方向。 从上表可以看出,云天化、贵州瓮福、贵州开磷、湖北宜化、湖北大峪口、湖北黄麦岭等企业磷矿石全部自产,而这些企业正是国内磷肥企业中的领军者,是国内二铵企业定价的风向标。 随着磷肥盈利的低迷,没有资源优势的企业将被迫逐步退出市场,未来磷肥行业将向拥有“矿肥一体化”的大型企业集中,大型企业对市场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强化。企业认识到磷矿资源的重要性,国土资源部已将磷矿列为2010年后不能满足中国国民经济发展要求的20个矿种之一,以配额形式限制出口。在磷矿石产量和价格上,当地政府主导作用强大,当地政府以项目配资源,只有企业在当地投资磷矿深加工项目,才会配以一定的磷矿石资源。此外,当地政府通过资源管理费和配额制度,控制成本和销量,变相主导了磷矿石的价格。预计未来政府对磷矿石资源的把控只可能更为严格,企业对政府的依赖性也可能越来越大。那些产业发展符合政府未来方向,大力带动当地财税收入和就业,具备良好政府关系的企业,有望获得更多矿产资源的配套,增厚资源储量。 (文章来源:中国农资网,作者:徐海涛 王红岩)

“我们也在寻找合适的矿源。”某大型化肥企业战略发展部总经理王杰,9月2日在电话里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他最近去了四川、湖北等几个磷矿主产地,与地方政府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 在同行企业尤其是同处山东的几家化肥企业已经付诸实际行动之后,王杰所在的复合肥公司也不得不加快找矿的速度。 由于磷矿石价格的持续上涨与磷矿准入政策的收紧,最近一两个月时间,化肥巨头开始跑马圈地的“拿矿”以掌控上游原料。 “目前还不算太晚,恐怕以后的机会会越来越少,拿矿将愈加困难。”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正是这种担忧促使化肥企业纷纷快马加鞭进军上游磷矿资源。 政策收紧 当化肥企业正在思考是否以及何时出手“拿矿”时,磷矿限采国家政策的出台让这些企业慌忙起来。 8月11日,中国化学矿业协会公布了《化工矿业“十二五”发展规划》,《规划》提出在未来五年建立磷矿产地资源储备机制,制定磷矿产业准入标准,提高新建矿山最低开采规模和准入门槛,促进主要化工矿产规模化、集约化开发利用。 磷矿石主要用于生产磷肥,近年来磷肥产量增长迅速,全球磷矿石资源储量不断减少。而目前我国可开采的保有磷矿资源储量只有21.11亿吨,其中,品位大于30%的富矿仅占一半左右,以目前的开采速度大约20年左右就能开采完。 此次国家政策的出台传递出一个明显的信号是,国家越来越重视磷矿资源。而在国家规划出台之前,有些地方政府就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规范磷矿的开采。 今年7月,湖北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磷矿高磷铁矿开发利用管理的意见》,提出设立若干省级磷矿规划区,在省级地勘基金项目外,对规划区内所有矿种探矿权、采矿权暂停审批。并明确:从2011年起,对湖北境内的磷矿实施限采。 而早在2004年与2006年,湖北省分别颁布磷矿资源管理的相关文件,严格控制磷矿采矿许可证的审批发放,对磷矿开采规模实行总量控制,并提出大力推进磷矿资源整合。 中原证券化工行业分析师李琳琳推测,贵州、云南、四川等其他磷矿主产地也将出台类似湖北的本省磷矿限采政策。 记者从四川省凉山州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为了利用好丰富的磷矿资源,凉山州人民政府决定对全州磷化工产业进行重新全面规划,其工作的重点是磷矿储量达22亿吨的雷波县。 巨头角逐 与之相对应,磷矿石的价格也持续上涨。数据统计显示,磷矿石价格较去年同期涨幅在15%左右。 在政策收紧与成本上涨的双重压力下,为解决原料对外依赖与降低成本,化肥企业纷纷向上游磷矿延伸。 8月26日,山东金正大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贵州金正大生态工程有限公司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资金5亿元。 此前的8月18日,金正大与贵州省瓮安县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协议书,拟在贵州省瓮安县工业园精细磷化工区投资59.6亿元建设磷资源循环经济产业园项目,发展磷复肥及相关磷化工产业。 瓮安县是贵州三大磷矿基地之一,储量超过10亿吨,品质较高且易于采选。 金正大相关负责人表示,投资建设贵州项目的目的之一便是充分利用贵州丰富的磷矿资源优势,加快化肥产业链的整合,降低原材料的对外依赖与运输成本,从而提高产品的成本优势。 王杰告诉记者,山东、河南等地的化肥企业在磷矿丰富的四川、贵州等地投资建厂和开采磷矿是必然的趋势。 据了解,虽然山东是我国化肥生产大省,但是磷矿资源却极其匮乏。 而眼光超前的企业早就已经“动手”。2009年,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投资13.6亿元在四川雷波县建设100万吨磷复肥项目,当地政府划定30平方公里磷矿归其合用,施可丰也成为国内少数几个拥有自己磷矿的化肥企业之一。 在磷矿石长期看涨的趋势下,拥有磷矿资源的磷肥企业无疑将更具成本优势。 然而,像施可丰、金正大如此幸运的企业将越来越少。“云南、湖北、贵州、四川等地磷矿的整合主体主要是当地的龙头企业,外省企业很难渗透。”李琳琳表示。 其中,云南省磷矿资源的整合主体是云天化集团下属的云南磷化,湖北则是兴发集团和湖北宜化。贵州省磷矿资源整合主要由贵州开磷和贵州瓮福主导。 但也有例外。除了整合本省的磷矿资源外,以湖北宜化为代表的本土龙头企业还将触角伸到其他省份,给磷矿争夺战再添一把火。 近日,湖北宜化发布公告,其子公司湖北宜化肥业拟出资5400万元对四川华瑞矿业进行增资以实现绝对控股。华瑞矿业于8月14日取得探矿权,初步探明磷矿储量1.23亿吨。 转型出路 根据磷化工“十二五”规划,未来要着力培育1—3家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具有较强行业影响力的跨区域大型磷化工企业。 “政策支持的整合使得磷资源的持有会出现一家或几家独大的局面。”生意社化工分社分析师张明向《中国企业报》记者分析说,“资源为王”的想法将随着磷资源的日益枯竭深入各方势力,磷矿的争夺必将愈演愈烈。 张明表示,未来缺乏原料优势、运营成本高的复合肥企业,竞争力将不断降低,最后将被淘汰和兼并。 由于资金投入相对较少,且准入门槛较低,我国复合肥产业发展迅速,目前登记在册的相关企业已经多达4000家。但是区域分布极不平衡,总体呈现出小而散、产能不集中的特点。 大企业有实力去争夺磷矿资源,那么中小企业的出路何在?《磷复肥行业“十二五”发展思路》鼓励中小型磷肥企业由生产基础肥料向肥料二次加工,生产专用肥、配方肥转移,鼓励有条件的中小企业根据自己优势向生产专、新、特、精的肥料方向发展。 李琳琳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除此之外,发展精细化工等下游产业链也是转型方向之一。“没有实力获取磷矿资源的磷肥企业,应该趁早进行产品结构的调整,否则就是等死。”李琳琳说。 “中小企业是没有能力抢占矿山或者引起大企业合作开发矿山兴趣的。”张明也认为,在船小好调头的前提下,只能顺应市场。 记者了解到,王强所在企业在努力争取磷矿资源的同时也在考虑发展精细化工和化工新材料。“毕竟,下游高附加值的产品对上游资源的受限小,并且利润率高。”王强向记者分析说。

商务部昨日发布公告称,今年第二批磷矿石出口配额下达量为60万吨,较第一批配额的90万吨减少了30万吨。 第二批出口配额共分给了国内19家企业,其中分得配额最多的前三家企业是瓮福国际贸易公司、贵州开磷公司和湖北神农磷业科技股份公司,3家企业获得配额量分别为20.33万吨、10.52万吨和7.54万吨。 公告称,相应出口配额主要参照各企业2008-2010年出口数量、出口金额及2007-2009年生产企业的出口供货业绩进行计算。据了解,对于生产企业,磷矿石出口配额的申报条件之一为2007-2009年出口磷矿石2万吨;西部流通企业的申报条件为三年中至少一年出口达到1.5万吨,其他地区企业则要求年出口量在1万吨以上。 今年以来国内磷矿石价格持续上涨,百川资讯数据显示,2009年湖北30%品位磷矿石价格在340-440元/吨;2010年10月前磷矿石的均价都在380元/吨左右,而2011月开始涨至420元/吨。相对于2009年、2010年的平稳价格,2011年磷矿石价格开始大涨,从年初的410元/吨,涨至8月份的530元/吨,涨幅达到29.27%。 分析人士称,磷矿石价格上涨,一方面由于全球农产品价格持续高位,对磷肥需求增加。另一方面是由于磷矿石品位的下降、开采边际成本不断提高以及各省对磷矿石的开采管理更加严格。磷矿石稀缺度逐渐增强和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将促进磷矿石资源价值长期上涨,这也意味着磷矿石的价格安全边际逐渐提高,在未来的周期波动中,磷矿石的价格低点将不断上升。 公开信息显示,我国对磷矿石资源的控制力度正在加大:中国化学矿业协会公布的《化工矿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高了磷矿资源的开采准入门槛;湖北省出台了限制磷矿石开采的政策。 据了解,磷矿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是重要的化工矿产资源,在农业、化工、医药、食品等工业部门有着广泛的应用。其开采和使用已经引起各国的关注。美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限制磷矿石出口并大量进口。中国也逐步认识到磷矿资源的重要性,国土资源部已经将磷矿列为2010年后不能满足中国国民经济发展要求的20个矿种之一,以配额形式出口。 事实上,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磷矿生产国,但中国的磷矿储量丰而不富,平均品位只有17%,主要分布在云贵川湘鄂五省,其中云南、贵州已经初步实现了资源整合,占全国产量35%,而湖北省则拥有全国一半的矿山企业。

本文由白小姐四不像必中肖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批磷矿石出口配额为60万吨,我国磷肥企业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