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公费用药品种增加近70,我军出台合理医疗药

我军新修订的《军队合理医疗药品目录》和首次建立的《军队合理医疗医用耗材基本目录》颁布实施,明确了军人在各级医疗机构的药品消耗,规定符合合理医疗用药范围的给予免费;用药范围之外属于诊疗必需的特殊情况,也应给予免费。

  本报讯 代方国、记者范炬炜报道:记者从1月11日召开的全军卫生部长座谈会上获悉,过去一年,全军卫生系统把为基层部队服务作为深入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重要内容,着力解决部队卫生建设相对滞后问题,使全军基层医疗卫生条件得到明显改观。

  尤明春 张思远 本报特约记者 潘正军

“两个目录”的颁布,使军人用药有了“保障大纲”,体现了军委、总部对广大官兵的关心厚爱,提高了军队患者用药质量。军队医疗机构以“两个目录”为遵循,根据官兵合理用药需求实施科学保障、优质保障、足额保障,为维护广大基层官兵健康提供了更优质的服务。

  2009年,四总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部队卫生工作的意见》及配套措施办法,为推进部队卫生工作科学发展提供了政策制度保障。全军卫生系统重点加强基层卫生条件建设,大幅增加士官比例,师医院卫生员全部由士官担任,部队卫生机构用房面积标准增长近1倍;落实基层后勤综合整治计划,为驻新疆、西藏等高海拔地区部队配发了制供氧设备,为部队和机关院校门诊部配发了基本卫生装备,在边海防一线营连建成一批远程医学站点;军队小散远单位医疗保障社会化经费标准增加了1倍,保障人员数量翻了一番。

  编者按  受各种因素制约,基层卫生资源效能发挥不好、卫生机构功能弱化、技术水平偏低,难以满足基层官兵医疗保健需求和实战卫勤保障要求。这一现象在全军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去年以来,南京军区逐步推行旅团卫勤力量“统筹建设、集中训管、伴随保障”改革,收到了很好效果,受到了总部的充分肯定。他们的经验和做法告诉我们:转变保障力生成模式、寻求战斗力新的增长点迫在眉睫,只要我们正视问题、实事求是、认真思考、大胆创新,就能探索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科学发展的路子。

●合理用药:基层官兵用药品种增加到2135种,医用耗材保障品种达702种

  与此同时,全军卫生系统通过修订颁布《军队合理医疗药品目录》和《军队合理医疗医用耗材基本目录(试行)》,使部队官兵公费用药品种增加近70%,医用耗材覆盖了医院在用品种的95%。总部还组织了全军医疗机构为部队服务大检查、中医中药军营行、和平方舟医疗服务万里海疆行等活动,并组织计划生育服务队深入驻高原、海岛部队开展生殖健康服务,有力促进了为部队服务工作的落实。

  卫生员为何闲置

●安全用药:总部颁发一系列规章制度,全过程、全要素、全寿命监管官兵用药

  旅团卫生机构是战场救护、保存战斗力的第一道关口。过去,南京军区旅团卫生员队伍建设并不尽如人意。

●特供用药:为高原部队补充药品34种,为驻亚热带地区部队特供药品13种

  2007年底,军区派出调研组,专题调研旅团卫生机构建设情况,基层官兵反映情况的激烈程度超出了调研组的预想。

●特需用药:研发了高原多维元素片等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特需药品

  一位士官在座谈会上说:“您去问问那些基层卫生员,他们能干啥、会干啥。”在不少基层官兵眼里,营连卫生室的军医、卫生员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基本上处于资源闲置、半闲置的状态。

末端问效·基层用药微调查

  “在一些连队,卫生员往往‘有其名、无其实’,慢慢变成了连部的通信员。”一位基层排长在问卷调查中这样写道。

■邱少锋?郑开坤?记者?牛?辉

  回来汇总情况,调研组的同志都皱起了眉头:由于受各种因素制约,基层卫生资源效能发挥不好、机构功能弱化、技术水平偏低,领导不满意、官兵不满意,与卫勤保障要求不相适应。

11月下旬,记者探访沈阳军区某炮兵旅、某装甲旅和某炮兵团3家单位的卫生队,实地查看卫生队药柜子,了解基层用药保障情况。

  改革,势在必行。但怎么改,又一时没有底。

记者发现,卫生队药柜都能按照总部目录要求备药,种类均超出规定50种以上。以感冒药为例,常备药品有“感康”“白加黑”和“新康泰克”等,小纸袋装感冒片早已成为历史。

  正在大家苦思冥想的时候,一个现象引起了军区卫生部门的关注——随着部队营房建设工作的大力推进,部队营区日益集中。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有的官兵生病后想直接到体系医院治疗,甚至自己掏钱到地方医院求医。究其原因是他们认为,卫生队条件比不上体系医院或地方医院,药柜中虽然有药但大多是便宜药,小痛小痒军医基本不会给开“好药”。某炮兵旅卫生队队长王冰说,药柜中治疗同类疾病的药品价格有高低,为的是区分病症轻重缓急按需用药,便宜药未必不是好药。盲目追求用高价药,容易产生医疗费用缺口,还会造成一般药品的浪费。

  营区集中了,官兵集中了,营连卫生所(室)功能弱化、药品器材闲置、人员作用发挥不好就更突出了。如此一来,营连卫生室军医、卫生员能不能集中到旅团卫生队统一教育、训练和管理呢?

某炮兵团卫生队队长张玉涛认为,要让基层官兵信赖卫生队,既要充实药柜子,更要搞好配套服务。采访中,一名有感冒症状的战士来就诊。张玉涛为他做了全面检查,开药后还不忘与战士唠唠家常:“这种感冒颗粒特别适合治疗你发热、流鼻涕、咽喉痛等症状,按时按量吃药,两天肯定好转。”战士临走时,张玉涛又细心嘱咐用药事项。

  改革思路在热烈讨论中逐步形成:把营连卫勤资源集中至旅团进行集约化建设,实施派出式保障,制约旅团卫生机构的诸多问题可望得到较好解决。

■王文军?特约记者?晏?良

  当时,还是有人心里打鼓:这样改革能行吗?基层的需要就是改革的方向。试试看,军医、卫生员集中起来行不行?去年底,南京军区作出决定,在步兵某师和某装甲师开展卫勤力量“统筹建设、集中训管、伴随保障”改革先行试点,将营连卫勤力量集中至团卫生队,统一筹建、统一训管、统一保障。

12月中旬,记者跟随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官兵巡逻。出发前,团卫生队军医何勇取出2粒红景天胶囊让记者服用。此次巡逻目的地门格拉山海拔5400米,上山前服用红景天胶囊,能缓解因高原环境不适应而出现的头晕头痛、胸闷乏力等症状。

  集中训管不是“过家家”

踏雪攀登,气温越来越低,高原反应越来越重。记者发现,当有官兵出现身体不适时,何勇就像魔术师一样,总能从随身药箱中取出所需药品。这位戍守边关25载的军医告诉记者,上级给团里配发了440余种药品,涵盖了治疗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疾病和高原反应等方面的用药。团卫生队还紧贴任务实际补充了一些“偏方”,使巡逻用药更丰富。他接着打开随身药箱说,此次巡逻共带了21种药品,基本能满足官兵需求。

  旅团卫勤力量“集中训管”改革不是“过家家”。南京军区联勤部卫生部作为职能部门,大胆向传统模式挑战,解决制约发展的矛盾和问题,一系列管用实在的措施迅速出台,并快速推广至整个军区范围:

越往前走坡越陡、路越滑。上等兵马朋成出现心前区刺痛症状,何勇赶紧取出复方丹参滴丸让他服用,疼痛很快得到缓解。

  ——卫勤力量统一筹建。旅团卫勤力量建设被纳入单位整体建设统一规划,同步施建。在步兵某团,他们按照模块化编组要求,在卫生队编设卫勤指挥、内科急救、外科急救、药材供应等7大功能模块,编制结构更加合理。

何勇说,上级配发的药品基本能够满足执行任务需求,但希望多配发药片,少配发口服液及冲剂,因为巡逻点位气温偏低,药片更为实用。由于团里的防区落差较大,不仅有雪山冰川,也有峡谷森林,希望上级配发的药品既要考虑治疗高原疾病,也要多配发一些治疗腹泻、毒虫蜇伤、风湿关节炎的药品。

  ——卫生人员集中训管。旅团卫生队积极转变教育训练模式,按照人员1/3开展专业训练、1/3到体系医院进修轮训、1/3参加日常保障的方法,解决了卫生专业偏训漏训难题,专业技术水平显著提升。

■特约记者?刘?泉?张?雷

  ——药品器械集中使用。“集中训管”改革后,旅团把闲置中的营连卫生室的药品器材集中到卫生队,减少了营连保障环节,合理调配药品器材,避免了重复浪费,经费保障效益明显增强。

给驻地偏远艰苦地区的官兵缴纳商业医疗保险,是北空党委着力解决基层官兵用药需求、破解看病难题的新举措。官兵到地方医院看病,怎样确保合理用药、安全用药?

  ——日常医疗集约保障。部队在营区时,旅团卫生队对各营连实施集约保障,重点做好官兵日常医疗、卫生防病、心理卫生等工作,并根据训练阶段和季节转换,开展训练伤防护、卫生监督和“四害”防治。

12月中旬,记者在燕山深处的北空导弹营看到,四级军士长李大虎从财务助理手中接过保险公司报销的药费后,感慨地说:“到地方医院看病开药方便,回来报销药费也很快!”北空后勤部卫生处郭虎芝处长介绍说,他们强化军地联合监督,军队医疗机构、保险公司、地方卫生部门定期检查,确保社会化保障后的用药质量。

  ——执行任务伴随保障。当部分营连外出执行一般任务时,抽组适量卫生人员携带药品器材伴随部队保障;当部队主力离开营区执行突发重大任务时,则实施全员跟进保障,并与后方医院保持对接,及时后送伤病员。

官兵在地方医院就诊,医生参照当地《社保用药目录》,按急性病3天量、普通疾病7天量、慢性病14天量的标准开药。基层单位卫生队收集官兵垫付医药费的单据,每月底统一上报卫生处审核后,保险公司在20个工作日内将赔付款直接打到部队财务账号或官兵个人银行卡上。

  改革带来新气象

据介绍,为了提高基层用药水平,他们在通过联勤部门对战备药品统一供应的基础上,还整合卫生机构与体系医院力量组成多支医疗服务队深入边远艰苦连队开展巡回医疗服务,针对官兵需求有针对性地为基层连队发放常用药品和理疗设备。

  改革在稳健地深入推进,效果怎么样?

[责任编辑:孙力为]

  过去,用药水平不高,一直是困扰基层卫勤保障的难题,战士对军医、卫生员开的药不满意,个别人甚至出了门就把药品丢进垃圾桶里。实施集中训管改革后,官兵们说,和过去相比,现在统一在旅团卫生队就诊,检查用药水平上去了。某团卫生队队长娄海滨告诉记者,现在战士常见病可以实施主动点名取药,金嗓子喉宝、日夜百服宁、阿莫西林等中高档药也在被点范围。

  在步兵某团,营连卫勤力量集中后,卫生队人员缺编困境得以改善,军医、卫生员诊疗技术明显提高。卫生队军医戴军从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一直待在营卫生所,有时候一周也见不到一个病号,为了不荒废自己的专业技术,他一直想调到中心医院去,为此没少挨领导批评。“集中训管”改革后,戴军有病人看、有手术做,如今他已是卫生队的骨干,也很安心基层工作。

  “集中训管”改革也大大提高了实战保障效能。在南京军区某旅日前举行的实战演练中记者看到,旅卫生队迅速开设野战救护所,派出卫勤力量加强一线救护,从火线自救、互救到救护所战场救治,再后送到后方医院专科救治,100多名“伤员”被分批转送至不同救治点,有效地减少了伤亡,保存了战斗力。

  军区联勤部卫生部部长曹文献告诉记者,在前不久结束的全军部队卫生工作会议上,南京军区“统筹建设、集中训管、伴随保障”改革,受到总部首长和与会代表充分肯定,四总部在《关于进一步加强部队卫生工作的意见》中要求全军部队积极探索卫勤力量“集约化管理、派出式保障”改革,努力转变卫勤保障力生成模式。

本文由白小姐四不像必中肖发布于农科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军公费用药品种增加近70,我军出台合理医疗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